数字经济时代,需要“大脑”而不是“计算器”

中国电子报|2020-09-13 18:28:19
作者:李佳师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在风口很热的时候,会有很多概念出来,也容易有误区,需要有人出来降温理性梳理。最近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兴建数据中心。浪潮信息CEO彭震对笔者讲,目前我们对当前数据中心的理解是有误区的。

“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应该是智算中心,而不仅仅是数据中心。”彭震在日前举行的浪潮2020云数智中国行巡展的福州站上讲了这个观点。彭震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数据中心有点像从“算盘”到“计算器”的革命,而智算中心是从“计算器”到“大脑”飞跃。而要推动数据中心向智算中心变革,需要两个维度的变革,其一是从算力的层面看,要支持异构计算,其二从提供智慧的维度看,需要提供算法、算力、数据以及工具融合的能力。

“我们需要是大脑而不仅是计算器”

因为新基建最近数据中心很热,现在大家都争相上马数据中心,但数据中心并不能产生智慧,只有智算中心才能产生智慧。“数据中心是把很多计算力汇集起来,有点像从算盘走向计算器的变革,计算能力变得更强。而智算中心则不同,它有点像计算器到大脑的飞跃,不仅是计算力的提升,还需产生更多的智慧。”彭震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视频采访时表示。

智慧的产生有三个关键:算力、算法和数据,这三者要融合起来才能产生智慧。在传统的数据中心,云和大数据是两张皮,算力和数据是分开的。很多数据中心的云是通过虚拟化、容器化把它资源化进行调度,而大数据更多是用物理机的方式来做,并没有融合在一起。要产生智慧,就需要平台与各个应用数据能够平滑对接、有效调度。同时,还需要算法,不同的智慧应用需要不同的算法,而算法又分属于不同的公司,或者是来自不同的开源社区,要把这些算法进行有效调用,又是一大难题。所以在智算中心里,它需要将计算力与各个维度的数据、算法、工具都能快捷方便进行调用整合,输出一种融合的能力,让用户能够从这里想获得什么都可以方面的实现。

浪潮彭震.jpg

彭震进一步描述智算中心的特点,其一要具备强大的智慧计算能力,其二要拥有与众不同的大数据,因为没有数据,就产生不了智慧,智慧源于大量的数据碰撞。其三要有大量的算法和工具。简而言之,智算中心云、数、智要融合,云和边要协同。

为什么云与边要协同?因为云、数、智融合产生智慧,与此同时还需要把智算中心产生的智慧,快速地推到边缘。就像人体,产生智慧在大脑,但智慧的释放需要通过人的手、脚、嘴等这些边缘来实现,所以需要云边协同。智算中心应包括应用智能、数据智能、系统智能、边缘智能。智算中心构建有三大原则,其一是开放标准,其二是集约高效,其三是普世普惠。

“简而言之,智算中心是智慧时代最主要的计算力生产中心和供应中心,它以融合架构计算系统为平台,以数据为资源,能够以强大算力驱动AI模型来对数据进行深度加工,源源不断产生各种智慧计算服务,并通过网络以云服务形式向组织及个人进行供应。”彭震说。

浪潮与互联网平台的差别

当浪潮推出智算中心概念,并希望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平台厂商,那么必然和同样是平台的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形成竞争。

彭震认为,“互联网云只做菜单上的菜,只有那么几种选择。”互联网电商云的平台,是基于其电子交易模式构建的平台,其将包括结算系统、购物、推荐资源集结起来,以“电商+公有云”的方式提供出来。但这些云服务在传统行业里无法使用。在互联网云平台提供的是分布式数据库,但很多传统行业的客户使用的是传统的数据库。他们要向互联网平台迁移,挑战非常大。

互联网的平台实际上是“极其精简化的平台”,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互联网就提供这几种服务,于是其平台把其他东西、其他软件全部删掉。所以,互联网云非常之简单,再多的模式它就不支持了,因为搭建之初就已经剪裁掉了,其他东西要再加载进来,系统臃肿就玩儿不转,玩不动了。”彭震说。

为什么互联网可以搞一个巨大规模的云平台?因为它极其精简化,好处是及其精简,实现大规模统一,坏处是只适合它自己以及标准化的用户、不能改,只面向更通用的用户,就提供那么几种菜单式的服务,菜单上有的可以提供,没有的对不起无法提供,“爱吃不吃”。但是传统行业有各种各样的场景,有各种各样的应用,这样的平台就很难满足。而浪潮提供的无论是智算中心还是云平台,要比互联网云的包容度大得多,是可以调整的、可以二次开发的。彭震进一步强调。

最后彭震强调,能够做平台的公司一定是大公司,因为它需要持续投入,而且需要有方方面面的能力,从网络到存储、计算到大数据,再到人工智能,都得有这个能力。“就像当年做数据库,做操作系统,也是没有几家,真正做平台的公司,不会太多。”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号:中国电子报)】

关于中国电子报
中国电子报社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的传媒机构,创建于1984年。目前,中国电子报社已经形成集报刊、网站、移动媒体、内参专报、图书出版、会议活动等于一体的立体化、多介质文化产品生产传播体系,成为电子信息产业凝聚行业力量、服务产业发展的载体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