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芯”火燎原|强链补链在行动

中国电子报|2021-08-28 10:36:36
作者:炳欣依依一迪晓婷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遥望金鸡湖畔,苏州新地标“东方之门”好似一扇时光之门。西边是“人家尽枕河”的千年姑苏城,东边则是高楼迭起的苏州工业园区。以1966年开建的苏州半导体厂为基础,1994年建立的苏州工业园区承接了大量集成电路企业,成为苏州集成电路产业的摇篮,孕育了很多“小巨人”企业。“今年以来,苏州便有13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位列全国第一。”苏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金晓虎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现在,苏州集成电路产业的点点“芯”火已成燎原之势。

360截图20210830103546078.jpg

起步:境外企业率先生根发芽

7月中旬的苏州,骄阳似火。走在金鸡湖畔的苏州工业园区,如茵绿草与荫荫夏木相映成趣,数十余栋灰白色建筑鳞次栉比、分布井然。这一不断吸引各类集成电路企业入驻扎根的创业热土,真切见证了苏州集成电路产业的成长与壮大。

上世纪90年代,众多半导体企业的涌现为苏州工业园区的建立打下了良好“地基”。1966年,苏州半导体厂成立,成为江苏省第一批半导体企业。1970年代初,苏州半导体厂等企业参与小规模集成电路研发,通过市场化手段推动产业发展。

当时钟的指针拨转到1994年,苏州金鸡湖畔的一大片空地终于迎来了新主人。199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苏州工业园区在金鸡湖畔建立,成为首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园。诞生之后,苏州工业园区站在国际园区成熟管理经验的“肩膀”上招商引资,展开园区的规划、建设和管理。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所研究员石寅在接受采访时,向《中国电子报》记者回忆了苏州工业园区的建设历程:1994年12月,韩国三星株式会社在苏州工业园兴办半导体组装和测试工厂;1995年,日立半导体、超威半导体在苏州成立分公司。2001年和舰科技落户苏州,同年,飞利浦半导体在苏州建设集成电路装配及测试工厂;2002年,快捷半导体在苏州工业区建设封测厂及仓库……

360截图20210830103610133.jpg

中国电子报记者一行在胜科纳米参观

在苏州工业园区起步的最初十年,园区对集成电路相关项目“大开绿灯”,优惠的政策吸引了大批集成电路境外企业在此生根发芽。

境外企业发展渐入佳境,集聚发展的苏州本地企业也开始扬帆起航。20年前,苏州政府锐意革新、蓄力支持。在全球电子信息产业链转移和集聚效应的带动下,时代的烙印几乎镌刻在每一个苏州企业的发展历程中。

晶方科技是体现特定时期苏州本地企业发展时代底色的代表性企业之一。2001年前后,中国各地掀起投资高科技项目的热潮,苏州工业园区在集成电路领域拥有强劲而迅猛的发展势头。当时,晶方科技创始人王蔚先生非常看好晶圆级芯片封装技术的发展前景,积极撮合以色列公司Shellcase来苏州开拓市场。

苏州晶方半导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宏钧向《中国电子报》记者介绍,引进Shellcase的先进技术后,晶方科技对这些新技术进行了消化和吸收,依托国内市场发展的机遇,填补了国内晶圆级芯片尺寸封装技术的空白,并在8英寸的基础上投产建设了国际领先的12英寸量产线。近年来,公司利用自身IP优势和技术积累,加快建设符合车规要求的生产线,构筑起先进封装“护城河”。

孵化:产业集聚穿“链”成“扇”

集成电路是现代工业的“粮食”。如今,电子信息和装备产业成为苏州制造业发展的名片,产业规模超1万亿元。受益于两大“万亿级”需求驱动,苏州集成电路企业在市场化土壤中茁壮成长。

360截图20210830103701294.jpg

苏州银河龙芯科技等设计公司、力成科技等封测企业、江苏南大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等材料企业、江苏格朗瑞科技有限公司等设备企业……走进高新技术区,映入眼帘的苏州集成电路企业覆盖产业链各环节,形成了全类型布局。

用市场化手段将这些原本弱小的企业培养壮大,让一个创意变成实实在在的产品,这并不是一件易事。这些年,国内设立了不少面向集成电路企业的服务中心和孵化平台,但服务不到位、不解渴的情况时有发生。苏州突出市场化手段,结合社会资本与政府力量,在解决创新创业企业融资难等问题时进行了有益尝试。

若名芯半导体是一家以半导体清洗设备开发、生产与销售为主营的初创企业。公司创始人、CEO余涛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公司创始资金中的一大部分都来自以往合作伙伴的集资,核心员工也多为以前的团队成员。一批经验丰富的经营和技术人员搭起架子,新公司很快走上正轨。

“公司在第一批设备交货前遇到了一些问题。设备交货需经过认证,认证费要由供货方先行垫资。由于公司成立不久,资金并不富裕。当时我就想,这下恐怕又要向朋友们求助,再做一次融资了。没想到园区所属的投资机构却率先打来了电话,问我是否有融资需求。最终园区基金公司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余涛讲道。

当然,苏州对集成电路企业的帮扶不止于资金层面。人力资源、公共政策、海外对接、创新孵化、共性技术……苏州通过产业园区、创新中心、科研机构等第三方机构提供多样化服务,很多举措走在全国前列。苏州纳米所是中国科学院与苏州市政府联合创办的大型院地合作项目,早在2006年12月,苏州纳米所一期就正式开工建设。石寅告诉记者:“很多苏州集成电路企业,包括科创板新上市的敏芯微均受益于苏州纳米所的设立。”

苏州:“芯”火燎原|强链补链在行动.jpg

从大都市圈到特色小镇,苏州将集成电路产业穿成“链”、铺成“扇”,搭起产城融合新平台。通过一系列“组合拳”,苏州提供大量产业服务,打造了一批“小巨人”企业。金晓虎表示,今年以来,苏州有13家集成电路企业实现科创板上市,位列全国地级市第一。截至目前,苏州贡献的科创板上市企业数量已达33家,占科创板企业的11%,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中位列第三。

定位:融入长三角面向世界

“集成电路产业前后端环节需要互通,聚落效应和流通性非常重要。”京隆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营业中心副总经理黄彦华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位于长三角地区的苏州已成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据点”。

通过市场化手段引进和舰科技布局芯片制造,再围绕和舰科技,带动矽品、颀中等封测企业先后落地,苏州推动产业链上下游良性发展,逐渐形成集聚效应,将目光投向整个长三角地区,更见江海铁路联运通达八方,集成电路产业蓬勃发展动力处处激荡。

作为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重要一极,苏州承接上海集成电路资源的溢出,打通上下游产业链,与上海、南京、无锡等集成电路强市相互渗透,日益形成错位发展的大格局。

“苏州积极参与G60科创走廊相关工作,重点摸排集成电路上游材料和关键零部件企业,主动对接上海中芯国际等重点企业。”金晓虎告诉记者,截至目前,苏州已有两家企业入选中芯国际急需签约合作的集成电路相关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依托产业资源、政策资源,落户苏州吴中区的苏州赛迪园区集聚信创上下游产业,对提升苏州信创产业在全省乃至长三角地区的影响力、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360截图20210830103733812.jpg

中国电子报记者在金宏气体采访

与国际龙头企业的合作同样让苏州集成电路企业获益良多。苏州金宏气体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特种气体,与SK海力士等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

金宏气体副总经理龚小玲给记者讲了一个与SK海力士合作的案例。集成电路行业对特种气体的纯度要求极高,比如超纯氨就要求纯度达到99.99999%(7N电子级),所以特种气体在运输时很容易受到纯度下降问题困扰。通过与SK海力士的合作,公司成功规避了这类问题。

“与龙头企业合作不仅可以获得更大市场空间,对企业的自身能力也是一种提高。”龚小玲说。

登高望远,对标国际。在宽禁带半导体领域,苏州企业同样体现出国际化站位特点。苏州晶湛半导体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氮化镓(GaN)外延材料的企业。在苏州晶湛半导体有限公司总裁程凯看来,全球化定位是公司成功发展的关键之一。要在激烈的全球市场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创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截至2021年6月,晶湛半导体已累计申请国内外专利300多项,所研发生产的高品质、大尺寸氮化镓外延片产品应用于电力电子、微波射频和Micro-LED等多个领域。

未来:行稳致远静待花开

市场化驱动下,苏州“攻芯战”版图日渐生动。但谈到苏州集成电路产业,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不是大型Foundry厂或IC设计龙头,而是一批材料、设备公司和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由于缺乏龙头企业,“小而散”“小散弱”被认为是困扰苏州集成电路发展的问题。在采访调研后,记者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我们这些企业虽然现在‘个头小’,但借助资本市场发展壮大之后,这批企业一定会在产业链里形成话语权。”资本力量让金晓虎对苏州集成电路企业的未来充满信心。

这样的信心其实不无道理。2018年,元禾华创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正式成立,围绕集成电路领域开展投资。今年年初,“PE一哥”——高瓴创始人张磊来到苏州。不久后,高领资本重仓苏州,高瓴苏州创新中心正式揭牌。不少企业项目也如雨后春笋般在苏州落地:新美光半导体新建半导体硅片项目,总投资3.5亿元;通富超威扩大生产,预计新增投资3.5亿美元;澜起电子科技(昆山)投资10.18亿元,实施新一代内存接口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

在政策引导和资本力量加持下,一批中小型、创新型企业快速成长。这些不断“长大”的企业也对记者道出心声:“小而散”与行业自身特点有关,各细分领域的企业需要更多成长时间。

小巧玲珑的MEMS传感器芯片构成信息技术感知层,服务于5G下的物联网、人工智能等行业。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耕MEMS传感器赛道。针对该领域的“小散弱”问题,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维向记者表示,“小”和“散”其实是行业自身的特点。作为集成电路细分领域,MEMS市场本就不大,再加上相关产品应用领域分散,巨头企业很难出现。

行稳致远,静待花开。在胡维看来,产业的“弱”只是时间问题。市场需求的扩大让国内MEMS产业链愈发完善,国产化需求的增强能推动产业解决“弱”的问题。向上下游延伸,尤其是向应用延伸,会扩展传感器产业的宽度。

国内光刻胶产业也需要业界保持足够耐心来静待花开。晶瑞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薛利新向记者表示,国产光刻胶的性能若得不到保障,半导体产品的良率就会下降,生产成本也随之上涨。因此,下游企业对国产光刻胶企业提出较高要求很合理。但国内光刻胶企业要想从技术和成本上赶超国外先进产品,不能一蹴而就。“只有上下游企业实现有效产品对接,才能真正解决我国光刻胶国产化低的问题。”薛利新说。

作为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开花”的催化剂,人才问题被广泛关注。金晓虎向记者表示,苏州将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增加对优秀人才的引进补贴;支持产业人才培养,包括鼓励在苏高校设置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重点培养微电子或集成电路专业相关人才等;支持培训基地建设,包括引导重点区域集聚集成电路专业人才,营造良好的创业创新氛围和人才发展环境,开展多种形式的人才培养合作等。

360截图20210830103759374.jpg

苏州敏芯微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传感器封装线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号:中国电子报)】

关于中国电子报
中国电子报社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的传媒机构,创建于1984年。目前,中国电子报社已经形成集报刊、网站、移动媒体、内参专报、图书出版、会议活动等于一体的立体化、多介质文化产品生产传播体系,成为电子信息产业凝聚行业力量、服务产业发展的载体和平台。